您现在的位置:

泡沫之夏读后感

来源:读后感专题 读泡沫之夏有感600字,500字,400字,300字,200字,800字,1000字 时间:01-19 12:06
泡沫之夏(转载)

那个少年的眼底有妖娆的雾气。

尹夏沫第一次见到洛熙,脑子里就奇怪地飞闪过这个字眼。虽然,当时她只有十五岁。

那天,尹夏沫放学回来推开院门。庭院里的樱花正在盛开,淡红的霞光透过晶莹娇嫩的花瓣斜斜映照在微湿的青石台上,石台上放着一只小小的行李袋。一个少年望着晚霞的天空出神,他身上的衬衣有些旧了,衣角被风吹得轻轻飘起。

满天彩霞的傍晚。

少年坐在盛开的樱花树下,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一阵微风,花瓣轻盈飘落,晶莹如雪,细细碎碎,仿佛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少年轻轻侧转回头来。

“洛熙以后会跟我们住在一起,他是哥哥,你们要关心他爱护他,知道吗?”晚饭的时候,爸爸胖胖的脸上满是笑容,右手拍着那个少年的手背,对她和弟弟说。

“嗯,小澄会照顾好哥哥的!”尹澄兴奋得脸颊红扑扑的,一对大眼睛闪啊闪地瞅着餐桌上的大哥哥。

尹夏沫抬起头。

自从那个少年踏入家门,爸爸的眼里似乎就只有他了,不停地为少年夹菜,甚至把小澄最喜欢吃的鸡翅膀都夹到了少年的碗里,连一只也没有给小澄剩下。而妈妈比平时沉默了许多,低头摆放好碗筷后就留在厨房里过了好久才出来,没有怎么吃菜,只是默默地吃些白粥。

“小沫?”

在爸爸的目光下,尹夏沫装作好奇地说:“既然是哥哥,那应该是他照顾我和小澄才对啊……”

“洛熙以前吃过很多苦,”爸爸疼惜地望着少年,然后又看向她,“所以小沫,一定要跟爸爸一起好好照顾哥哥。”

哥哥……

尹夏沫又一次打量坐在爸爸身边的那个少年。他叫洛熙,十六岁,无论在学校里还是在电视里她都没有见过比他更漂亮的男孩子。他的肌肤美得就像院子里的樱花,眼珠象乌黑的玛瑙,黑发有丝绸般的光泽,衬衣虽然有些破旧,但穿在他身上依然有种王子般的矜贵。

洛熙也看着她。

他薄薄的唇角有抹奇异的笑意,似乎在看她,又似乎不在看她,恍若有朦胧的白雾笼罩在他周身,捉摸不定令她心惊。

她刚见到他时,就有这种心惊的感觉。盛开的樱花树下,洛熙美丽得好像画书里的妖精,他太美了,少年美丽成这样子是件很恐怖的事情。

花瓣纷飞中。

仿佛听到她的声音,樱花树下的他轻轻侧转回头来。

那样美丽的眼睛。

眼底有丝妖娆的雾气……

她心惊,他真的像个妖精,好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美丽,所以就美得更加强烈,更加嚣张,他在盛开的樱花树下回眸看她,整个庭院仿佛都充满了潮湿的白雾。

“您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餐桌上,洛熙低声对爸爸说,他神态谦恭温和,就跟学校里那些呆呆的优等生们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嘲弄和妖娆的影子。尹夏沫怔了怔,有点怀疑方才他唇边奇异的笑意只是自己的幻觉。

爸爸胖胖的脸上有些不安,连声说:“好,好,小熙你放心,学校的手续我都已经办妥,明天就可以去上课了……”他忍不住又对尹夏沫说,“咳,小沫啊……”

妈妈也默默看着尹夏沫。

“姐姐!”小澄边吃饭边天真地问出来,“你不喜欢洛熙哥哥吗?”

“快吃饭,吃完饭就去做功课。”尹夏沫从盘子里夹出一根鸡腿到尹澄的碗里。然后,她放下筷子,眼睛澄静清澈,望向爸爸,说,“我知道了,我会帮助爸爸照顾好哥哥的。”

“小沫真乖。”

爸爸胖胖的身子靠进椅背里,脸上笑呵呵的,好像只要听到她的这一句话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洛熙静静喝汤,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眼珠透明得有些淡漠。妈妈起身走进厨房,直到晚饭结束都没有再出来。

第二天,洛熙来到了尹夏沫所在的学校。

正如尹夏沫的预料,整个校园全都轰动了。一传十,十传百,女生们脸红地交头接耳,走廊里学生们一群群聚在一起兴奋地议论,无数小纸条在各班课堂上飞快传递,到上午第四节下课的时候,几乎学校的每个学生都知道了高中部二年三班新转来一个惊天动地的美少年。

二年三班班导师的教案险些掉在地上,当他一拉开教室门,只见教室外乌压压的别班学生们象洪水般拥挤在门口,一双双睁大的眼睛兴奋好奇地向教室里张望。

“转校生!”

“转校生_!!”

“转校生__!!!”

不知是谁带的头,围观的学生们开始起哄大喊,一心想要看看这转校生是不是真的如传说中那么漂亮。

林荫道。

翠绿的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

空中有淡淡洁白的云丝。

背着书包的尹夏沫牵着小澄的手从高中部二年级的教室外面走过。走廊里喧闹的叫声让她忍不住转头看去,呵,好热闹啊,简直就像超级明星来了。

“转校生_!”

“出来_!”

“出来_!转校生_!”

小澄也探头往教室走廊方向望过去,兴奋地说:“姐,好像那些哥哥姐姐们在喊洛熙哥哥呢!她们是不是都很喜欢洛熙哥哥?”

“……”

“小澄也很喜欢洛熙哥哥啊!”

“为什么?”

“因为洛熙哥哥很漂亮啊,”小澄眼睛亮亮地跳着走,“而且看起来人好好哦!”

尹夏沫接过小澄身上的书包,看着他在前面快乐地蹦蹦跳跳,微笑不由得染上唇角:

“他有那么漂亮吗?”

“啊__!”

惊呼声从走廊传出来!

然后。

是一片静静的吸气声……

然后。

校园里安静得只有树叶的轻响。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阳光灿烂如万千道金丝,走廊里所有的呼吸都没有了,所有的心跳也都在刹那间消失了。

“洛熙哥哥很漂亮啊!”小澄又快乐地跑回来,乖巧地把自己的书包背回去,握住尹夏沫的手,“可是,全世界只有姐姐才是最漂亮的!”

她笑了。

林荫道上,学生们渐渐汇成下课的人潮,她和弟弟手拉着手,在人潮中渐渐变成两个黑点。

“姐,不等洛熙哥哥一起回家吗?”

“会有人陪他回去的。”而且,愿意陪他一起回家的女孩子一定很多很多。

当尹夏沫和小澄走出校园,一辆漆黑加长的林肯车无声地在她身后行驶,始终保持五米的距离。

******

洛熙成为了学校里最受欢迎的男生,在圣辉学校的历史上,他是一个神话。几乎所有的女性,从女老师到女生,每个人都为他着迷。他简直是完美的王子,有美丽的容貌,谦逊的气质,温柔的性格,无论是谁跟他说话,哪怕是公认最丑的女生跟他借笔记,他也微笑体贴好像她是公主一样。

洛熙的微笑。

就像传说中杀人于无形的暗器。

关于他第一天转学来圣辉,宁静地走出教室,在各年级学生们乌压压的包围里露出的那抹令人痴迷的惊心动魄的微笑,至今还有许多个流传的版本。

有人说他的笑容温润如春风轻轻吹绿大地。

有人说他的笑容勾魂摄魄带着几分冰冷的恶意。

有人说他的笑容象孩童一样寂寞孤独。

有人说他的笑容妖艳又性感。

到底洛熙的笑容属于哪个流派,各自的拥护者在校园BBS论坛上进行了将近十天的火热讨论。后来,终于是“洛熙温柔派”占得上风,因为在随后的日子里同学们逐渐熟悉的洛熙象王子般优雅而矜贵。他功课优秀,待人温和,让人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冰冷”、“妖艳”、“恶意”等字眼跟他扯上丝毫关系。

期中考的成绩榜贴在广场的大布告栏上,学生们紧张地围成一堆挤来挤去找自己的分数。

“哎呀!洛熙是二年级第一名呢!”一个女生捂住嘴巴尖叫。

“大呼小叫什么啊!”众女生用白眼飞她,“我们洛熙当然是第一名!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只需崇拜不需惊讶的!”

“洛熙真是帅呆了!”

“没错!”

“洛熙真是太完美了!”

“没错!”

“洛熙是我们大家的,任何人都不许私自占有他!”

“没错_!”

众女生感动地拥抱在一起,彼此赌咒发誓,象洛熙这种只能在童话故事里面出现的王子不能够被任何一个女孩子独占,他是大家的,是她们所有人的梦想。所以,她们只能远远的欣赏他,绝不可以单独送他礼物、送他情书、试图约会他!

如果有人胆敢偷偷接近洛熙_

除非她不想在学校里再混下去了!

下午,道路两旁是笔直茂密的水杉树,尹夏沫戴着耳机边听音乐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小澄到画室学画去了,她晚上才用去接他回来。

黑色加长型林肯在她身后缓慢地行驶。

她停下身子。

林肯车也随之慢了下来。

转过身,她淡淡望着那辆豪华的房车。林肯车无声地开过来,白制服金纽扣的司机恭敬地下车,走到她面前,鞠躬行礼:

“尹小姐。”

“老江,回去吧,不要每天这样跟着我。”

“对不起,尹小姐,这是少爷的命令。”司机老江为难地说,“我的工作就是每天为您准备使用的车辆。”

“我从来没有用过你的车。”

“少爷是这样说的。您可以不用这辆车,但是我必须服务您。”

“我会告诉他你每天都很尽职,他不会发现的。”尹夏沫笑一笑,“今天珍恩生病没来上课,你回去多照顾她吧。”老江的女儿珍恩跟她是同班同学,但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服务于她的司机,珍恩在班里很少跟她说话。

司机老江怔了怔:“谢谢您……不过,我感激少爷给了我这份工作,就一定要做到他吩咐我的事情。”

尹夏沫无奈,正准备再说些什么。

这时。

路边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撞入她的视线。

水杉树高耸入云,蔚蓝的天空被映衬得格外高远,有一点风,风中飘散着树木的清香。洛熙宁静帅气地站在树旁,他面前有一个体形肥胖满脸羞红的女孩子。

胖女孩将用粉红色丝带扎好的饼干盒高高举起,她的手在颤抖,声音也颤抖:“这是我……我……做给你吃的……希望……希望你喜欢……”

洛熙怔了怔。

他温柔地拆开丝带。

唇角弯起。

晶莹修长的手指轻轻拿起一块饼干放入口中。

他笑容柔和:

“谢谢你,很好吃呢。”

胖女孩浑身的血液都冲到头上去了,她的脸涨红,双手乱扭不知该摆到什么地方才是合适的,她拼命喘气:

“洛熙……我……我……我喜欢你!”

说完,她的脸红得要滴出血来,身子还是在拼命地发抖。

水杉树茂密挺直。

微风掠过树叶。

洛熙的眼睛晶莹黑亮,有一点感动的莹光点亮他樱花般美丽的面容,他温柔地用手指抬起胖女孩的脸颊,轻俯下身,在她的右颊落下一个轻柔如雾的吻。

“谢谢。”

他的声音也美丽温柔得如同清晨的白雾。

胖女孩惊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疯了一样地尖叫着跑走了,蔚蓝高远的天空下,她越跑越远,边跑边手舞足蹈地尖叫,就好像她立刻就会发疯死掉了。

路的另一边。

尹夏沫收回目光,对司机老江说:“好,我不勉强你,但是以后请不要称呼我‘您’。我和珍恩是同学,这样会让她尴尬。”

“但是少爷……”

“我会向他解释,没关系的。”

“是,尹小姐。”

司机老江恭敬地鞠躬。

尹夏沫也对他弯腰行礼,然后戴上耳机,继续慢慢地往家里走。

下午的阳光很柔和,树叶在高高的树枝上轻摇,天空在树叶的间隙中蔚蓝如洗。洛熙在前面走着,她在后面走着,两人之间隔着宽阔的道路,黑色林肯无声缓慢地在后面行驶。

路旁有一个垃圾箱。

洛熙漫不经心地把饼干盒和粉红色的丝带丢了进去,从裤兜里拿出一块手帕,低头仔细地擦干净自己的手指,接着把手帕也丢入了垃圾箱。

尹夏沫惊住。

风,穿过茂密笔直的水杉。

洛熙回头。

他慢慢回头望向她,唇角勾出一抹妖娆的笑意,好像早就知道她在那里,对她眨了眨眼睛。

吃完晚饭,爸爸洪亮的笑声充满客厅,他满脸红光,笑得肚子上的肉都在跳舞。成绩单上有炫目的数字,还有教导处特意盖上的“年级第一”的大红章。洛熙安静地坐在爸爸身边,脸上没有丝毫骄傲的神情,仿佛他成绩优秀是顺理成章再自然不过的。

“小熙啊!”

爸爸用力拍着洛熙的肩膀,兴奋得不知该如何表达。

这时,妈妈端着一盘切好的蜜瓜出来,洛熙赶忙起身,从妈妈手中把水果盘轻轻接过来。妈妈怔了怔,忙说不用不用,洛熙坚持让她坐下休息,拿起盘中最大的一块蜜瓜送到她手边。妈妈又怔住,凝望他几秒钟。洛熙接着把蜜瓜拿给爸爸,也拿给尹夏沫。

“啊!瓜好甜啊!”尹夏沫亲昵地依偎到妈妈身旁,笑容灿烂地说,“还是妈妈最了不起,每次买的水果都又新鲜又好吃!”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每次看到洛熙都会有些黯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去问,只有努力让妈妈变得开心。

妈妈这才回过神来,对她笑了笑,然后默默吃手中的密瓜。

“学校里老师们都对你好吗?”爸爸关心地问洛熙。

“很好。”

“同学们也都对你好吗?”

“很好。”

“没有人欺负你或是受什么委屈吧?”

“没有。”洛熙微笑,“我很喜欢这里,家里对我好,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们也对我好。从我出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这么幸福。”

爸爸的眼眶湿了。

“小熙……”

洛熙凝视着爸爸,眼眶也有点淡淡晕红:“谢谢您不嫌弃我,将我带回家。”

“怎么这么说!”爸爸急得满头是汗,“你懂事有礼貌,心地善良,功课出色,天底下你是最优秀的孩子!”

尹夏沫咬住嘴唇。

洛熙的眼底有晶莹的湿润:“可是……我以前……”

“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爸爸拍着他的手背,慈祥地对他笑。客厅里充满父慈子孝的气氛,妈妈又开始沉默失神。尹夏沫起身,走到玄关处换上鞋,没有回头地说:

“爸,妈,我去接小澄回家。”

“路上要小心啊。”爸爸不放心地叮嘱。

“嗯,我会的,谢谢爸。”尹夏沫拉开屋门,想了想,又转身好像忽然想到般说,“对了,爸爸,小澄这次考试也是全年级第一呢,而且小澄的画刚刚得了全国少年组的第一名,要不要买点礼物为他庆祝一下呢?”

“是吗?”爸爸惊喜地说,“怎么小澄没有告诉我?”

“小澄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所以他懒得再说了啊。”尹夏沫微笑,眼角余光淡淡瞟向洛熙,“只是这次全国画展小澄的画引起蛮大轰动的,才觉得想要帮他庆祝。”

“太好了!太好了!”爸爸喜不自禁,“看看小澄喜欢什么你就买什么啊,小澄真是乖孩子……”

“好的,我知道了。”

尹夏沫走出去,轻轻关上屋门,从即将合上的门缝她注意到了洛熙虽然脸上仍然保持笑容,但是他的手指在僵硬收紧。

她吹了声口哨。

忽然觉得开心极了。

******

已经快要进入夏天,每年六月初的时候都会有突然很热的几天,火辣辣的太阳示威般宣告着酷暑将至。下午上课前,每间教室里都静悄悄的,学生们趴在课桌上或是补眠,或是努力抗拒窗外滚滚而来的热潮。教室外的广场上没有任何树荫,被烈阳照射得仿佛烧烤铁板一样,三三两两的学生就算快步从广场穿过,汗水也会流满全身。

等待上课铃声响起的安静中。

忽然_

哭喊和打闹声从空旷的广场传来!

每个班的学生们都纷纷打着哈欠从窗户探头观望。

广场上,几个女生似乎是从走廊上的女卫生间追出来,因为什么事情正愤怒地殴打一个胖胖的女孩子。胖女孩的脸上有被扇打的耳光印痕,头发被扯得蓬乱,校服也撕破脱线,她的嘴角挂着血丝,泪水满面地边躲避拳脚边大声哭喊_

“我没有撒谎!我说的都是真的!”

一巴掌狠狠打在胖女孩的头上:“吃屎吧你!要不要脸!竟然敢到处乱讲洛熙会亲吻你这头猪?!”

“他真的亲我了!呜……”

众女生用脚踹她,破口大骂:“死臭猪!让你再嘴硬!洛熙要是亲你这头母猪,我们统统都去死!”

“他亲我了!他亲我了!”

胖女孩号啕大哭,仿佛在她看来,挨打远不比上不被人相信的痛苦。

“疯猪!打死你_!”

巴掌、拳头和飞腿如雨点般重重打在胖女孩身上。

“洛熙!洛熙……”

胖女孩抱着头痛哭闪躲,但是那么多人围打她,哪里躲得掉呢,只能在那些愤怒的女生们腿间拼命闪来闪去。听到胖女孩胆敢呼喊洛熙的名字,更是惹闹了那些女生,于是拳头下的更狠了。

每个教室的窗口都挤满了看热闹的学生们,她们七嘴八舌地吃惊讨论_

“什么?洛熙居然吻那只肥猪?”

“切!不可能啦!”

“你用用脑子好不好!是洛熙耶!一定是那胖子在撒谎!”

“可恶!居然敢造谣我们的洛熙!”

“打死她!”

“打死她!打死她!”

广场周围的教室窗口,各班女生们都在恼怒地大喊助威,实在无法忍受她们心目中完美的王子被一个胖女孩侮辱。

“洛熙……呜……”

胖女孩已经哭得气若游丝,她跪倒在广场的地面上,哀哀地抱住脑袋哭喊,好像希望能够出现一丝奇迹。而突然,奇迹仿佛真的出现了。围打她的女生们被点了穴道般全都僵住了。

各班窗口的学生们也全都怔住了。

烈日炎炎。

阳光将大地烧烤得酷热刺眼。

广场上,洛熙向高中部二年级教室的方向走来。那么热的天气,洛熙却通身清新爽洁,阳光如透明的琉璃,炫目晶莹在他优美的唇角。

他宁静地走过来。

世界变得宁静。

恍如冰花在雾气里缓缓绽放。

“洛熙_!”

胖女孩从围打她的女生们双腿中爬出来,哭着,爬着,呼喊他的名字。

“洛熙……她们不相信你吻过我……”她爬到他身前哭诉,脏兮兮的手拉扯住他的裤管,哭得整张脸都花了。

洛熙蹲下来。

他轻轻用手指托起胖女孩的脸,凝视她淤伤的面颊和嘴唇,从裤兜里掏出一方洁净的手帕放在她掌心。

“你受伤了。”

他怜惜地看着她。

惊呆!

无数金星在围打胖女孩的女生们眼前乱飞!

各班窗口的女生们个个呆若木鸡!

“洛熙……告诉她们……你吻过我……不是我撒谎……你真的吻过我……呜……”胖女孩喜极而泣,紧紧抓住洛熙的胳膊。

洛熙望着她。

眼底出现一股淡淡的雾气,像是迷茫,又像是困惑。

“可是,我以前没有见过你。”

他抱歉地说。

然后他站起身,对胖女孩点头致礼,然后,他走开了,优美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二年级教室的走廊。

胖女孩呆呆地跪在广场地面上,嘴巴傻傻地大张着,她什么也说不出来,看起来滑稽得要命。

“死猪!让你撒谎!”

方才围打她的女生们此刻得意极了,一个个眼冒凶光再度逼进她,气氛恐怖到了极点。

“打死她!”

“撒谎精!该死!”

“打死她!打死她!”

教室窗口的各班女生们愤怒地再次开始怒喊,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救命啊_!”

胖女孩哭着在拳头和飞腿中东躲西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围打她的女生们好像已经失去了理智,越打越凶。

“住手。”

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打得正起劲的女生们恼怒地斜眼看去,发现那个说话的人竟然是高中部一年二班的尹夏沫。

“关你屁事!”一个短头发女生恶狠狠地说。

“你们声音太大,打扰我睡觉。”尹夏沫淡淡地说,“当然关我的事。”胖女孩见有人为她出头,连忙哭着躲到她身后。

“喂!你很拽是不是!”

尹夏沫微笑:“没你拽。”

“你想死?!”短头发女生额冒青筋,一脚就要飞踢出去。

“老大……”另一个女生急忙拉住她,压低声音说,“她是尹夏沫哎!不行的……”

“尹夏沫是什么东西!呸!”

其他几个女生吓得脸都绿了,拼命捂住短头发女生的嘴巴:“天哪,尹夏沫是少爷的人啊!你忘了吗?”

少……爷……

少爷!

短头发女生硬生生打个寒战。

她只在传说中听到过少爷的女朋友叫做尹夏沫,可是没有亲眼见过那个女生。传说少爷对尹夏沫的疼爱一直都很恐怖的,传说以前凡是有人惹到尹夏沫下场也是很恐怖的,这些她都知道。

可是_

她就是尹夏沫吗?

阳光下,那女生有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卷曲,眼睛象海水一样,皮肤很白,是象牙色,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淡淡的。她在微笑,而眼珠却无比淡漠。

原来,她就是尹夏沫。

“少……少爷又怎么样?!”短头发女生心里有点打鼓,但是在众人面前又觉得难以下台,硬着头皮喊,“少爷还不是好几个月都没有来过学校了!别……别说少爷不在……就……就……就算少爷在我也……”

“保安来了!快跑!”

远远看到有学校保安的影子,其他的女生架着短头发女生慌乱地逃跑。

一眨眼。

广场上只剩下尹夏沫和遍体伤痕的胖女孩。

尹夏沫转身准备离开。

“谢谢你……”

胖女孩抽泣着说,放开抱住她右腿的双手。尹夏沫原本想要不再理会她就径直离开,但是见她满脸狼狈的泪痕,心底却忍不住一软。她弯腰捡起遗落在地上的洛熙的手帕,将手帕重新塞进胖女孩的掌心,说:

“擦擦你的脸。”

胖女孩呆呆看她。

“还有,”尹夏沫淡淡地说,“就算真的被亲吻了,也不用去到处招摇。”

******

自从洛熙来了以后,爸爸的注意力就全都放到了他的身上,每天都让妈妈做他喜欢吃的饭菜,关心他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而洛熙“优秀”的表现也越来越让爸爸欣喜。妈妈从最初的不接受洛熙,慢慢的,见他谦逊懂事,似乎逐渐喜欢上了他,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小澄更是整天追在他身后“洛熙哥哥”、“洛熙哥哥”地喊。

洛熙成了全家的重心。

或许,他天生就是光芒四射的人物吧,只要有他在,夺目的光华让其他的人只能生活在被忽视的角落里。

星期六的早上,尹夏沫躺在床上,她不想起床,闷闷地盯着天花板发呆。房门的隔音效果蛮差,她听到爸爸妈妈吃完早餐已经出门去了,小澄正在准备要去街心公园写生用的画具。

“洛熙哥哥……”

小澄的声音传进来,她轻轻皱眉,翻个身,不喜欢那声音里充满的崇敬和向往的味道。

对话在客厅里进行。

“小澄,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没有啦。我……”

“嗯?”

“我画了一张画,要送给洛熙哥哥!”

……

“啊,画的真好,在小澄眼里我有这么好看吗?”

“洛熙哥哥比所有画里的人都要好看,小澄喜欢洛熙哥哥,小澄要为洛熙哥哥画很多很多漂亮的画!”

似乎有拥抱的动静。

“谢谢小澄。”

“洛熙哥哥……”小澄兴奋害羞的声音,“洛熙哥哥你抱我亲我了!你喜欢小澄是不是?!”

“是啊,小澄又乖又贴心。”

声音柔美得就像深夜带露的白雾。

过了一会儿,小澄也出门去了,关门的声音清脆而快乐。尹夏沫闭着眼睛,在床上轻轻叹了口气。

客厅里有细碎的响动。

她怔了怔,霍地睁开眼睛,飞快地换上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

洛熙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

他神态宁静,手指轻轻翻动书页,看起来确实象童话里优雅的王子。

尹夏沫没有说话,径直走进他的房间,走到废物桶前,没有。她冷冷看他一眼,走出来,走到客厅的废物桶前,没有。她又走进厨房,走到厨房的垃圾桶前。

脏兮兮的垃圾桶。

里面丢弃着一张小小的油画。

油画里有一个美丽的少年,穿着华丽的白色小礼服,手里拿着宝剑,面容有王子般的高贵和圣洁。

只是菜叶沾到了油画上面,还有一点蛋壳的污迹。

尹夏沫心疼地把油画从垃圾桶拿出来,用干净的布小心翼翼地将粘在上面的脏物拭去。她咬住嘴唇,大步走进洛熙的房间,走到书桌前,一把将他正在看的书夺过来,重重摔在地上!

桌面上空空荡荡。

洛熙静静抬起头,他看着她,眼神冰冷。尹夏沫也看着他,眼神同样冰冷。

“这是小澄送给你的画。”

她冷冷地说。

油画里的美丽少年对着一脸冷漠的洛熙微笑。

“那又怎样?”洛熙的手指轻轻抚摸油画的边角,动作轻柔,就像在爱抚恋人,“既然送给我,自然由我来处理。”

“我警告你,”尹夏沫声音冰冷,“如果你在家里也不知道收敛,我会把你赶出去。”

“哦?”

洛熙笑了。

他笑容很美,仿佛五月绯红的樱花,眼睛也晶莹闪亮。

“我不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

他轻笑着说。

尹夏沫淡淡地打量他,沉声说:“若是你在家里可以再多待上几个月,或许赶你走还需要多些力气。可惜,你根基不深,不是我的对手。”

“这么有信心?”

洛熙笑得更加美丽。

“想要试一试吗?”她也勾起唇角,对他微笑。

他凝视她。

她凝视他。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闪出隐隐蓝光。

“好,你赢了。”洛熙轻笑着说,脸上柔和的表情好像是在和心爱的女孩子约会。“等到一年后,你会后悔曾经这样对我。”

尹夏沫笑得淡然:“那么这一年里,你就收敛一点,让爸妈和小澄开心。至于我会不会后悔,那是我的事情。”

说完,她转身离开。

泡沫之夏(转载)

六月

骊歌悠扬

思念的青藤

茂盛爬满整个校园的长廊

桂花依旧

纷纷扬扬飘零

那一边的你

笑容却模糊不清

再见,你低下头

再见,我挥挥手

于是

我们的故事随风而散

曾经放飞的纸鸢

曾经漂亮的珍珠链

都随风幻化

七彩轻盈的泡沫

在记忆里那个夏季

漫天的绽放

读了《泡沫之夏》有感

窗外阳光活泼的跳跃着,悄无声息地溜进窗户,在书桌上肆虐的舞蹈,踩碎了一纸书香。哎,这么美好的一天,为何不轻松一下呢?品一杯香茗,拿出封存已久的《泡沫之夏》细细看来…… 夏沫和洛溪都是孤儿,少年的他们相遇在养父母家里,因为童年留在内心的阴影,他们彼此充满戒备和防范。在偶然的一次节目中,洛溪为夏沫和她的弟弟解了围,两个孩子中间的坚冰在逐渐融化。而深爱夏沫的富家少爷欧辰不择手段的将他两分开。可是终究无法留下夏沫,还将彼此的距离推得更远,自己发生了车祸导致失忆了。 五年后,成了天皇巨星的洛溪和作为新艺人夏沫再次重逢,并且情好日密。但是随着欧辰记忆的恢复,这样的格局又再次被打破。欧辰不惜一切代价要抢回夏沫。不仅封杀了洛溪的演艺事业,而且愿意用自己的肾来救回小澄的生命,前提是夏沫嫁给他。为了弟弟夏沫放弃了自己的婚姻。就在结婚那天,洛溪选择了自杀。而无意间得知真相的小澄,拒绝欧辰的帮助。备受煎熬的夏沫在那一刻真的崩溃了。欧辰于心不忍答应无条件的帮助夏沫,可是小澄还是离开了人世。心如死灰的夏沫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封闭了自己的内心。可是欧辰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她,对她不离不弃,终于感化了她,他俩幸福的生活,洛溪也去追求自己的生活了…… 多让人陶醉的情节,多让人感动的画面,多完美的结局啊!故事里的一切,不会没有触动内心情感最深处,经历了这样轻松之旅后,回味意无穷。 虽然《泡沫之夏》是一幅唯美的画卷,着实羡慕。但是实话实说,最美的外表下,也有丑恶的一面。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小说里都是虚构的。14岁的欧辰竟会爱上11岁的夏沫,并会为了一个女的放下高贵的身份,放弃一切。古代版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画面重新上映,在现代这是不可能的,除非时间流溯到上上世纪去。他们在校园里竟明目张胆的恋爱,各个花痴的疯狂举动,看看是挺引人入胜的,但是仔细想来,这是要是发生在我们周围,或许那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学校的规章制度这么严,这事的发生概率就像海底捞针那样渺茫,百分之99,999为零。 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说实际点都是不着边际的,只能带给我一种美好的遐想。我想每位读者都渴望着属于自己的像小说中的那份爱,那份感天动地的爱,可是那毕竟是小说啊,是虚构的世界。我们需要的爱,是要靠自己双手努力得到的,靠自己身心的付出得到的,靠自己执着追求才能得到的。而不是痴心妄想,也不是傻傻的等待,更不是不经大脑思考的追求。 我们是学生,学生的职责是学习,而不是期待小说中的恋爱。只有好好学习,攀登上属于自己的高峰,那么或许以后还有可能获得小说中的完美恋爱。如果在校园里,只是沉湎小说中,恋爱中,那么我敢保证说,绝对不会收获,只会变得一无所有。因为现实是残酷的,永远不会出现小说中的完美。当代激烈的社会竞争,想找一个容身之处都难,满大街都是大学生,想要就业都谈何不易,为了生存,哪有时间恋爱啊? 尽管我也很迷恋小说,但是我只好忍痛割爱,小说有童话里的完美,但是都是虚构的。所以说要活的现实点,否则将来会追悔莫及的,当务之急就是全心全意的学习,通过自己的努力,或许将来也可以营造一个如出一辙的小说世界。反之,还是一如既往沉醉于小说中,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读了《泡沫之夏》有感

读了《泡沫之夏》有感 读完《泡沫之夏》,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涌上来。 我曾看过电视剧版的《泡沫之夏》,但看了小说版的《泡沫之夏》产生的感觉却截然不同。但两者都使我深深地被感动了。我不得不赞叹作者明晓溪的写作能力之高,她为读者塑造了一个真实的、善良的、坚强的尹夏沫。 我就像看电影般看着尹夏沫一点一点的成长,经历各种各样的挫折和苦难,最后终于得到幸福。尹夏沫就像我们身边的每个女孩,渴望父母的疼爱,渴望有爱情的眷顾,但是命运却喜欢同她开玩笑。她15岁时父母就因双双遇难离世,弟弟尹澄因为淋雨落下病根,她一个人挑起了重担,努力地奋斗,只希望弟弟能过得幸福。就像里面的另一个跟她一样命运悲惨的男生洛熙说的:“别人永远无法体会我们的苦楚。”为了保护自己,她戴上冷漠的面具伪装成冷血的人,但是只要她爱的人受到一点委屈,她都会奋不顾身地冲上去保护他们。 她就是这样,为了她爱的人,她从一个懵懂爱哭的女孩磨炼成一个自立自强的女人。她通过自己的努力闯进演艺圈,其中也有好友洛熙的帮忙,面对前辈安卉妮对好友珍恩的欺辱,面对安卉妮对自己的百般羞辱和诽谤,她镇定自若,不顾自己新人的身份与安卉妮力理据争,她不卑不亢,不屈不挠,硬是让安卉妮自食恶果。当我看到安卉妮利用演戏一次一次的扫尹夏沫的耳光,我的心也紧紧的为她揪成一团。当看到欧辰叫人让她们两人交换角色表演,我为尹夏沫拥有讨回自尊的机会兴奋。然而出乎我的意料,尹夏沫选择了宽容,她没有扫回安卉妮耳光,而是按照剧本在要扫下时收回了手。面对嫉妒她的姚淑儿的绑架的事情,她选择宽容,还为发烧的她买来药片。姚淑儿不解,尹夏沫只是淡淡的回她:“你是我的朋友。” 似乎尹夏沫的奋斗不是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是为了弟弟能够过得更好。她想要赚很多钱来为弟弟治好病,帮助弟弟实现自己的梦想—画画。她要让弟弟过的幸福,即使自己承受着一切的痛苦与侮辱。她甚至不敢轻易生病,以免身体虚弱的弟弟担忧。但是,即使丈夫欧辰的肾换给了弟弟尹澄,老天还是不愿留下他,20岁的尹澄就这样离开了。视弟弟尹澄为一切的尹夏沫终于被打垮了。这个坚强的女孩,承受着失去双亲的痛苦、承受着演艺圈的种种屈辱、承受着最爱的弟弟去世的悲痛…… 还好深爱着她的欧辰在她精神涣散时对她不离不弃,每天都想尽办法来缓解她心中的疼痛,最后,在弟弟尹澄去世的半个月后,她重新站起来了。为了她的弟弟尹澄,为了肚子里的宝宝,为了丈夫欧辰,她的心复活了!最终,她和欧辰幸福的在一起。 我要深深祝福尹夏沫!这个善良坚强的女孩用她的行动告诉我们:“不管人生遭遇多少挫折,只要我们努力追求幸福,一定会得到幸福的眷顾。”




上一篇:感恩之心读后感 下一篇:八十天环游地球读后感